若华长老目光复杂,当初?不,在他的修炼岁月里不过是昨天而已,区区十数年,转眼即过,当初那个只能靠修复原宝阵法守护要塞的年轻人已经成为可以无视百万战力强者的巅峰人物,一句话可以决定铁血疆域归属,一句话,可以决定一场战争。https://

  当初,谁能想到。

  “盟主,对我们来说,这场战争结束了吧”若华长老问道。

  陆隐想了想,“算是吧”。

  若华长老点点头,没有说话。

  不久后,陆隐接到了王文的通讯。

  “我还以为你死了”陆隐心情很好,开玩笑道。

  王文苦涩,“半死不活”。

  “到底怎么回事?”陆隐奇怪。

  王文无奈,“本来想给你拐回来一个高手接管陆玄军,差点弄巧成拙,被那丫头讥讽了一顿,还差点被海王扒了皮”。

  “你真喜欢七七?”陆隐好奇。

  王文叹息,“有点吧,但那丫头看不上我”,说着,他话锋一转,严肃了很多,“我看过战报了,棋子殿下,你在玩火”。

  陆隐目光一闪。

  “我大概猜到你的目的,不得不说有成功的可能,但,很危险,非常危险,如果玩脱,东疆联盟就没了”王文郑重道。

  陆隐恩了一声,“我知道”。

  “那么,我想知道你接手这场战争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这个计划,还是真的为了那些普通人的性命?”王文很认真问道。

  陆隐沉默了一下,“都有,让我放弃那些人,做不到,但让我与巨兽星域死拼,最终成全第六大陆,一样做不到”。

  “所以才有了这个计划?三足鼎立,一旦处理不好,容易被双方吃掉,就算成功了,我们也会被拖在外宇宙,宇宙海怎么办?新宇宙怎么办?最关键的是,那片星空怎么办?”王文连续提了三个问题。

  陆隐反问,“你回答我,现在的东疆联盟,与开战前的东疆联盟,有什么不同?”。

  王文沉默了一下,“原来你看得清”。

  陆隐嘴角弯起,“这场战争是洗礼,东疆联盟从始至终都是一盘散沙,不经历这场战争,我这个盟主只是口号,连巨兽星域这种宿敌都无法对抗,指挥不了刘千决那些星使,将来,怎么对抗更强大的敌人?”。

  “现在我可以说,东疆联盟是一个拳头,是一柄利刃,我可以拿得起,也可以放得下,更可以,杀敌”。

  王文笑了,“很多人都说我,维容还有琼熙儿是外宇宙最聪明的三个人,他们看错了,棋子殿下,你更聪明,看的也更远,这场战争,你收获的将比所有人想象的都多,恭喜你,真正有了自保的本钱”。

  陆隐目光凛然,“是有了,反攻的本钱”。

  战争令东疆联盟损失很大,但同样,战争,也令东疆联盟收获良多,不经历战争的军队与经历战争的军队完全是两回事,人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只要能指挥一次,就能指挥第二次。

  尤其是那些星使

  ,如果面对巨兽星域入侵,陆隐都指挥不动他们,将来如何利用他们的力量增强东疆联盟?说是加入东疆联盟,不过是敷衍。

  陆隐要的不是敷衍,是真正强大的东疆联盟,可以令所有人颤栗,恐惧,臣服的东疆联盟。

  他相信这一刻,全宇宙都认清了东疆联盟。

  陆隐猜的不错,东疆联盟正面抗衡巨兽星域,十数位星使级别强者,过百万战力强者就有数人,这股力量即便新宇宙那些庞然大物都震撼,这是唯有荣耀殿堂才具备的力量,东疆联盟这一刻才真正令所有人忌惮。

  聪明如王文,维容那些人,都依旧没看清这场战争给陆隐带来的好处,药仙联系了禅老,但禅老,并未联系陆隐,第六大陆施加的压力不管陆隐在不在乎,荣耀殿堂——接了。

  这是隐晦的转变,陆隐都不清楚,这种态度转变意味着陆小玄的身份不再是阻碍。

  更不用说经历这场战争突破星使。

  而现在,陆隐还想有更大的收获,他在第二夜王保护下,偷偷去了巨兽星域与第六大陆战场。

  …

  看着远方星空搏杀,尸体横陈,黑暗的星空都被染成了暗红色。

  陆隐惊叹,“虚青果然疯了,这场战争持续了将近二十天都没结束,双方损耗超过与我们的战争,如果当初虚青与我东疆联盟一战也是这样,我们未必撑得住”。

  第二夜王沉声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对谁下手?”。

  &nb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踏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透视邪医混花都只为原作者随散飘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散飘风并收藏踏星最新章节